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新闻 / 正文

从24岁到55岁,这位大学老师31年只讲课不评职称

2018-10-26 13:05| 发布者: 每日快报| 查看: 623 |来自: 北京青年报

龚德才讲课31年,坚持每节课都手写板书24岁那年被评为讲师时,龚德才曾经开玩笑说:“我要创个纪录,成为一个从最年轻到最年长的讲师。”不料,一时戏言如今却成为现实。最近几天,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55岁的 ...

龚德才讲课31年,坚持每节课都手写板书

24岁那年被评为讲师时,龚德才曾经开玩笑说:“我要创个纪录,成为一个从最年轻到最年长的讲师。”不料,一时戏言如今却成为现实。

最近几天,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55岁的讲师龚德才在网上走红。在接受几个学生的采访后,龚德才31年“专注教学,不评职称”的经历被大量转发,随即引发网友讨论,“大学老师到底是课讲得好重要,还是科研搞得好更重要?”而龚德才本人回应说,看到那么多学生肯定自己的教学,“做30多年老师很值得。”

1

因“当31年讲师”走红

因为一则标题为“他做讲师31年不评职称:课上好就行”的短视频,龚德才在网上走红。视频中介绍,龚德才自1987年被评为讲师,已经在讲师这个岗位上干了31年,但始终没有参评职称。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他所在院系的很多教授都曾是他的学生。

视频一经发布,很快引发热议。而龚德才也第一时间在自己朋友圈转发了这条视频,但介绍语却和自己完全无关:“2015级编导班的梁同学在视频网站实习,拍了个短视频,有兴趣的看看?”

他介绍说,自己之所以答应拍这个视频,不过就是受学生所托而已。至于31年的讲师经历,他认为也是很寻常的事情,此前也并没有特意向其他人讲过这段经历。至于梁同学为什么突然想到要拍龚德才,则是受两名学妹的启发。

2

最受学生喜爱的老师

龚德才介绍,今年10月初,2017级新闻实验班的两位学生在听过自己的两门课后,提出想采访下老师的人生轨迹。一向对学生有求必应的龚德才欣然答应了学生的采访请求,并为此专门抽出时间和两名学生面对面聊了两个多小时。两名学生将录音整理成稿后发布在了微信公众号上。不久,这篇名为《绝版奇人:从最年轻讲师到最年长讲师》的文章在湖南师大学子的朋友圈里刷屏,这也是龚德才31年讲师经历第一次“被曝光”。

文章中提到:“去年,学院每个班要推选出一个最喜爱的老师,龚德才票数最高,是唯一一个有三个班推举的老师。”而在文章的评论区里,也有不少学生留言表达对龚老师的喜爱:“大学能遇到这样一位老师,幸甚至哉。”“除了龚老师,后来再也没有遇见过能不用ppt就讲古文的老师了。”“龚老师让我看到了一位良师该有的样子:腹有诗书,心存风骨。为人师,春风化雨;为君子,不争炎凉。”

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大四学生李凯(化名)介绍,他大二的时候上过龚德才老师的两门课:《中国新闻史》、《中外名记者》。印象最深的就是龚老师上课很认真,性格却“云淡风轻”。他回忆说,和习惯使用ppt上课的其他老师不同,龚老师每次来上课都是现场写板书,“基本不看课本,好像所有知识点都已经记在脑子里了。”而“云淡风轻”则体现在,龚德才从来不在课上点名,发现班里少了几个人,他会在课上提醒班长、同宿舍舍友,让他们转告没来同学“课还是要上的”,但不会真的因此惩罚逃课或迟到的学生。不过,虽然没有点名,龚老师的课出勤率却并不低,“大家都说,舍不得逃龚老师的课。”

3

不想为了评职称而写文章

在这些喜欢龚老师的学生看来,龚德才的讲课水平绝对不仅限于讲师水平,却迟迟没有评上职称,不免为他“鸣不平”。

对此,龚德才回应说,他没有评职称,并不是评不上或者学院不给评,而是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参评过。龚德才介绍,1986年自己研究生毕业后就回到母校湖南师大任教,第二年被评为讲师。彼时,24岁的他还是湖南师大最年轻的讲师。“当时我就开玩笑说,要创个纪录,从最年轻讲师一直干到最年长讲师。”

此后戏言成真,在一开始写了几篇论文后,龚德才彻底放弃了写论文。“不是说写不出来,而是不想为了评职称而写文章。”在龚德才看来,写论文、做学术,总该要有一点价值。

虽然不发论文,但龚德才没有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教书。“我是老师,上课是最重要的。为了上好课,做再多的准备,做出多少牺牲我都心甘情愿。”31年间,龚德才屡次被派去教授自己不太熟悉的领域,每次接到新任务,他都需要“恶补”相关知识,图书馆里有关中国新闻通史、新闻人物传记、老报人著作的书目与文章,都被他一一啃读过,并最终凝聚成每节课2000字的手写教案。

龚德才说,不评职称是他的一种态度,但对于31年的讲师经历而言,“一切都很值得。”

4

对话: “学生喜欢,我就问心无愧了”

从读书期间公认的“第一才子”,到55岁仍只是讲师,旁人看来有些令人唏嘘的人生轨迹,对龚德才来说只是追求本心的自然结果而已。他不参与评职称,但不否定高校教师投身学术研究,只是学术之外,他还想提醒同仁:不要做提包就走的老师。

记者:听说您不点名也能发现有人没来上课,是能记得住所有学生吗?

龚德才:也没有,但一节课应该来多少学生还是有数的,讲台上粗略一看就能看出来。

记者:看出来也不管吗?

龚德才:会提醒,但不会说因此扣分什么的。我觉得,大学期间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至于社团活动或者其他的什么事都是次要的,不能说玩游戏玩了个通宵你就不来上课。但另一方面,现在很多老师上课完全是为了工作量,上课就念ppt,学生产生厌学心理也正常,有学生就说过有听ppt工夫还不如看书自学呢。

记者:那您觉得对大学老师来说什么最重要?

龚德才:作为老师,本分就是把课上好,只要把课上好,学生喜欢,我就问心无愧了。

记者:那学术水平呢?

龚德才:我对真正做学问的人是非常敬佩的,但一个老师如果为了评职称而把主要精力放在写文章、做科研而不是授课什么的,是一种本末倒置。

记者:坚持不评职称不会对收入有影响吗?

龚德才:会有一点,但我对物质生活要求不高,那一点影响也不至于影响生活质量。

记者:您有许多学生现在都做了教授,走上了评职称的道路,您怎么看?

龚德才:我理解他们,毕竟现状就是如此,随大流走才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0条评论 623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2001-2013 江西社区 http://www.jxsqw.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赣ICP备15000083号-1 非经营性网站公安网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1173408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