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汽车 / 正文

“双江”意外出走,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2021-5-21 01:24| 发布者: 每日快报| 查看: 53

据【江西社区】获悉:

[ " 双江 " 一前一后出走,是偶然吗?当然不是。 ]

M-usic

福特电动车事业部首席运营官朱江走了,比亚迪高端品牌项目筹建负责人赵长江也要走了,据说,他们的下一站都是造车新势力。

当然,此新势力早已不是几年前所指的蔚小理们,而包括了百度、小米、滴滴等刚宣布造车不久的新新势力。

汽车诞生 100 多年来,整个行业从未有出现过如此错综复杂的局势。短短半年时间,阿里、百度、小米、大疆、创维、滴滴、OPPO、360、小牛电动车先后宣布要造车,这里面不乏与汽车完全沾不上边的企业。他们撕开行业界线,闯进汽车赛道,给汽车行业带来的变革将是颠覆性的。

" 双江 " 一前一后出走,是偶然吗?当然不是。

这是新一轮造车浪潮下涌动的暗流,释放了一个强烈的信号:新旧势力之间的角逐,将从新一轮人才大战开始。

树欲静而风不止

01

2021 年是传统车企高管最难熬的一年,他们扛住了疫情对行业带来的冲击,顶住了车市寒冬的凛冽风霜,却被意想不到的麻烦打得措手不及。

意想不到的麻烦有两个:一个是愈演愈烈的芯片荒打乱了原有的生产计划,另一个是大量涌现的跨界造车新势力带来的威胁。

芯片短缺危机已发酵近一年,虽然形势比预期的更为严峻,但已经持续时间较长,加上各种专家、机构的警告,车企治理层们至少已经有所心理准备。

跨界造车热潮是最近半年时间才出现的现象,十几家互联网、家电企业连续进入造车领域,形成了第二轮跨界造车热潮。但这些企业在汽车领域一无设备二无技术三无经验,距离造车八字还没有一撇,怎么会这么快就给传统车企制造麻烦?

终端市场的竞争当然没有那么快出现,但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些新新势力的 " 粮草 ",就是人才。

5 月 7 日,福特电动车事业部首席运营官朱江离职的消息曝光,此时距离朱江加盟福特中国还不满一年,首款电动车 Mustang Mach-E 刚完成中国首秀还未上市。

5 月 18 日,负责比亚迪高端品牌项目筹建工作的赵长江也被曝马上离开。比起在福特短暂歇脚的朱江,赵长江算得上是比亚迪的一名老将了,此前任职比亚迪销售公司总经理,今年 2 月才被调往比亚迪高端品牌负责筹建工作,项目尚未成形就出走,这让业界多少感到有些愕然。

这两名高管都被谁挖走了?很可能是新新势力。

注意,这里说的是 " 新新势力 ",而不是 " 新势力 "。蔚小理这些新造车企业属于上一轮造车热潮下的 " 新势力 ",而这一轮跨界造车热潮的主体则属于 " 新新势力 ",两者是不同的。

" 新势力 " 不仅出现得更早,目前已经走下 PPT 步入量产阶段,而且他们大多是没有背景和势力、属于白手起家的新创企业。

而 " 新新势力 " 不仅指的是在时间上较晚进入整车行业,而且这些企业具备在某个行业或领域的成功运营经验,企业文化、管理思路都很成熟,资金相对雄厚,资源也很丰富。他们不像昔日势单力薄的蔚小理那样任人搓圆捏扁,而是更具有攻击性。

" 双江 " 的出走,大概率就是这些新新势力的 " 杰作 "。有消息人士称,朱江曾与包括滴滴、小米、集度在内的新兴汽车制造企业接触,而赵长江或加盟一家刚成立的新造车企业。

为此头疼的不仅仅是福特中国和比亚迪管理层,还有其他传统车企的高管们,一叶知秋,新新势力的挖角只不过刚刚开始,新一轮人才争夺战才刚刚拉开序幕。

新一轮人才大战打响

02

3 月 30 日晚间,小米以一纸公告正式宣布造车,但是在此之前,小米已经在暗中布局进军汽车行业,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挖人。" 他们早在今年 3 月就开始找猎头帮忙寻找年薪 200 万以上的人。" 多位行业人士透露。

态度一直暧昧不定的滴滴,据传也在以高薪挖角传统车企的高管,其开出的薪资普遍涨幅在 30%-50%,比如传统车企副总级别的高管,给出的薪资待遇为年薪 200W,而这些副总在传统车企的年薪大多是 60-80W,滴滴开出的价码等于后者的 3 倍左右。

上一轮抢角的主体——新造车势力也深受其害。据报道,个别腰部造车新势力的小团队被挖角到只剩一个光杆司令。

之所以高薪挖人,是因为这些跨界造车的新新势力急于完成从 0 到 1 的突破。

如上所述,最近半年出现的新新势力都是互联网、手机等领域的巨头,隔行如隔山,他们在整车制造领域缺乏技术、经验,要想迅速完成从 0 到 1 的积存,最快速的办法是挖人,而他们正好不缺钱。

这一招,早在四年前蔚小理等造车新势力创立初期,就被充分使用过。

据不完全统计,在 2017 年,超过上百位总经理及以上级别的高管离开传统车企加入造车新势力,比如蔚来,就挖来了原沃尔沃 Pole-star 全球 CTO 及中国区总裁、沃尔沃中国研发公司总裁沈峰,原雷克萨斯中国副总经理朱江(后跳槽至福特),前思科高管 Padmasree Warrior。

虽然也有部分高管从新势力返流传统车企,比如原百度智能汽车事业部总经理顾维灏加盟长城汽车旗下毫末智行,但比起急于组建管理团队的新新势力而言,这样的案例并不算多。

另一方面,蔚小理们也在继续招兵买马。

据 BOSS 直聘数据,今年以来,特斯拉、蔚来、理想、小鹏等新造车企业的招聘岗位数量持续攀升,他们给出的平均月薪为 15367 元,相比去年同期上涨 21.6%,希望用高薪吸引优秀的人才。

可以预见,传统车企、新势力、新新势力三方将打响新一轮人才争夺战,2017 年车企高管频繁换位的异常现象很可能在 2021 年和 2022 年重新上演。

智能汽车人才成争夺重点

03

虽然新入局的新新势力们在电动车研发、运营、销售和服务等领域都急缺人才,但智能汽车人才是他们争夺的重点。

新新势力从电动车和智能汽车切入汽车赛道,但随着汽车电动化趋势不可逆转,未来的汽车将由软件定义,智能汽车决定高端建筑,但凡有一点野心的新新势力,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招揽智能汽车人才。

与此同时,传统车企和蔚小理也在招聘智能汽车人才,这导致自动驾驶研发、智能座舱设计、软件工程师等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已经超过 1.8 倍。

在巨大的需求面前,现有的智能汽车人才存量远远不够,还存在很大的缺口。有业内人士估算,到 2025 年,新能源及智能网联汽车应该会占到汽车保有量的 25% 左右,汽车人才缺口将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作为最难啃的 " 硬骨头 ",自动驾驶尤其一才难求,成为当前汽车行业最紧俏的人才。

比如,蔚来目前的招聘重点聚焦在自动驾驶领域;百度表示 Apollo 自动驾驶平台团队今年将大规模扩招;理想汽车上海研发中心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自动驾驶技术和下一代智能座舱科技

BOSS 直聘显示,一些与自动驾驶算法相关的职位,各家给出的最低月薪也有 25k。比如,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视觉算法资深工程师月薪 25-45k,每年可以拿 15 个月薪资,自动驾驶软件高级专家月薪 40-60k,每年 13 个月薪资。在 BOSS 直聘上,个别自动驾驶职位的年薪甚至超过百万。

兴致勃勃的过江龙们的到来,更是加剧了业内对自动驾驶人才的争夺。据媒体报道,不止一位百度 IDG(自动驾驶事业部)员工表示自己在最近一段时间内受到多个小米造车招聘电话的 " 骚扰 "。

原本就在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领域落后了的传统车企,进攻智能汽车赛道试图实现破圈的计划也因此受到干扰。

传统车企、新势力、新新势力三方尚未正面交锋,一场惨烈的抢人大战就已上演,根据上一轮人才争夺战的演变史,这个过程将至少持续一两年以上。

不管怎样,传统车企已经成为新一轮造车热潮的最大受害者,在汽车行业全新混战时期到来之前,留给他们电动化和数字化转型的时间再次被压缩,而 2021 年将是非常关键的一年。

- END -

江西社区提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0条评论 53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官方微信
  • 拿出手机扫一扫

©2001-2013 江西社区 http://www.jxsqw.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赣ICP备15000083号-1 非经营性网站公安网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1173408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