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产剧 > 白蛇传郭德纲解释由来
30集全

白蛇传郭德纲解释由来

评分:
10.0

主演:刘涛 潘粤明 陈紫函 刘小锋 

状态:30集全

更新:2022-05-16 00:56

爱情 奇幻 古装 国产剧 国产  中国大陆 2004

剧情简介

《白蛇传郭德纲解释由来》是吴家骀导演的作品,发行于2004年(中国大陆),由刘涛,潘粤明,陈紫函,刘小锋等主演,江西电影网为大家提供白蛇传郭德纲解释由来完整版免费在线观看,能在手机和电脑上流畅观看白蛇传郭德纲解释由来高清版(30集全汉语普通话原声),同时还支持是手机投屏。
爱情,奇幻,古装,国产剧,国产白蛇传郭德纲解释由来讲述了:峨眉山千年蛇妖白素贞(刘涛 饰)和小青(陈紫函 饰)为早日成仙来到人间, 路遇在西湖断桥躲雨的书生许仙(潘粤明 饰),互生情愫。法海(刘小锋 饰)以斩妖除魔为名,誓言将白素贞斩除,他利用徒弟十天(史良 饰)作法,逼白素贞现形吓死许仙。白素贞熟知药理,她冒死盗仙草救许仙,但法海将许仙囚于境台不得相见,白素贞怒火万丈,施法水漫金山寺,醒来的许仙不管白素贞是人是妖,要定了她。急功近利的法海本想趋魔成佛,怎奈被魔心所困,变成癫狂的魔头。白素贞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许仙摆脱魔困与其相聚,魔头法海故伎重演,他使诈将白素贞压在雷峰塔下。诀别前,白素贞流下她一生第一滴也是最后一滴眼泪......©豆瓣

白蛇传郭德纲解释由来相关问题

《白蛇传》。

白蛇传是一部非常美丽的爱情神话句 有很多版本都被拍成了很多剧种 虽然结局是白素贞被压雷峰塔 但是我还是很感动他们的爱情故事的 我也看了很多遍了



我想要知道白蛇传的典故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蛇传奇的林林总总《白蛇传》故事在中国民间传说和文学传统中酝酿、萌芽,经过千年的发展,形成了我们现在所普遍接受的白蛇故事。从发展脉络和内涵上看,这个过程,是白蛇形象一步步褪去“妖性”而蜕变成人的过程。一、酝酿与萌芽关于蛇的传说,在中国是由来已久。传说中的女娲、伏羲都是人首蛇身,足以见其源流之长。而有关白蛇的记载,在《山海经》中就已经出现。如《山海经•北次三经》中说:“神囷之山,其下有白蛇。”同书《中次十二经》称:“柴桑之山,……多白蛇。”等等。但是白蛇变人的故事,最早却只能追溯到唐文言小说《李黄》(出自《博异志》,载《太平广记》卷四五八)。据《太平广记》卷四五八载:唐宪宗元和二年(公元807年),陇西书生李黄于长安东市窥一牛车中白衣寡妇甚美,女自称姓袁,李黄为其所惑,跟随至袁女寓所,受到礼遇,并与袁女同居三日。第四日李黄归家,仆人便闻到他身上有一股蛇腥气味,李黄当天即感头疼,不久病沉,对其妻说:“我起不来了。”一边说,一边下半身便化为浓水,最后只剩下一颗头。家人寻至袁女处,发现是废园。据当地人说:这里常常见一条巨大的白蛇盘在树上。见《太平广记》卷四五八《李黄》、《李琯》。)这两个故事,大约是白蛇变人的最初传说。其后,这类传说才多了起来,但大抵类似。这些传说中,白蛇都是令人憎恶的的丑恶形象,充满了蛇性、妖性。她们变成美女,诱惑男人,然后吸干人血,诱而害命。这些形象的深层意义是要说明女人是祸水,是被封建卫道士用来充当说教工具的一种模型与标本。在这些早期的白蛇故事中,白蛇妖性十足,人性十分淡薄,同后世流传的《白蛇传》大相径庭。但是,正是这些传说,为白蛇故事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生存的空间、种下了文化基因,直接酝酿了《白蛇传》故事。《白蛇传》故事的真正起源,是南宋话本《西湖三塔记》(另说起源于唐宋传奇《白蛇记》)。这个话本,讲的是三妖害人,道人作法将它们收服,并造三塔将三怪镇于西湖湖底的故事。虽然它同我们熟悉的《白蛇传》故事大不一样,但以下两个情节为以后的《白蛇传》故事所引用:一是白蛇化身为白衣娘娘,爱上了人;二是白蛇后被镇压于塔下。此二情节构成了后世《白蛇传》故事的两个主要的基本情节。基于此,我们将《西湖三塔记》视为《白蛇传》故事的起源、萌芽。当然,《西湖三塔记》也仍然只是一个雏形,还不能算是真正完整的、成了型的《白蛇传》故事,它没有活色生香的人物形象,也没有曲折感人的故事架构,只是充满喋喋不休的说教。所以,我们在讨论《白蛇传》故事的流变的时候,只把它作为《白蛇传》故事的最初的文字形态而提起,并不认为它有多大的文学价值和艺术感染力。二、发展与定型《白蛇传》故事萌芽之后,经过三次大的改造,才形成了活跃在人们心中的“白蛇义妖”的形象,才促使白娘子(白素贞)成为千百年来舞台上、文学创作中长盛不衰的绝唱,成为永恒的题材。这三次改造,分别由冯梦龙、方成培和田汉完成。(一)冯梦龙《白娘子永镇雷峰塔》:《白蛇传》故事的第一次完整化《白蛇传》故事的完整化,得力于明代作家冯梦龙,这是第一篇由文人独立创作的有关白蛇故事的文艺作品:《白娘子永镇雷峰塔》(载《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以下简称冯氏《白蛇传》)。冯梦龙第一次把白蛇故事编得有头有尾,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主要人物形象比较鲜明。完整的形式,促进了《白蛇传》故事的传播,也为后继的发展提供了可靠的文字依据、宝贵的改编经验,使他人对白蛇故事的继续改编“有据可循”。事实上,这篇以白蛇故事为题材的小说,对后世戏剧、影视创作影响极大,以至于以后有关“白蛇”的戏曲,大多以他的这篇小说为蓝本。冯梦龙创作这个白蛇故事,原意并不是为了歌颂青年男女对自由爱情的大胆追求。恰恰相反,他的原意本是为了“警世”,即如小说中法海所念的诗句:“奉劝世人休爱色,爱色之人被色迷。心正自然邪不扰,身端岂有恶来欺。但看许宣因爱色,带累官司惹是非。不是老僧来救护,白蛇吞了不留些。”冯氏《白蛇传》中,白蛇的形象被美化了。她成为一个美貌多情、忠于爱情的妇人。她不以色迷许宣,而是真诚地爱他。为此,她还像常人一样,几次试探许宣的性格和感情,确知他老实善良后才提出婚姻,还要“寻一个媒证”,说明她的慎重。冯梦龙新颖的创作方法,巧妙的编故事的手段,以及客观上塑造了一个不害人的痴情的蛇妖形象,使人们读了他的小说之后,不仅没有被他所设置的“蛇妖”所吓倒,反而同情蛇妖,效仿白娘子那样去追求自由的爱情和婚姻,这恐怕是他所始料未及的。冯氏《白蛇传》中还有一些难以自圆其说的破绽。比如,白娘子可以和许宣同床共枕而不被许察觉,却又会在出恭、纳凉时显出本相等等,这明显是作者思虑不周或者有意安排。当然,这些小小的瑕疵是无法掩盖小说的成就的。总之,《白蛇传》故事至冯梦龙才算真正地定了型,以后的发展,虽然在人物形象、主题思想等方面和冯梦龙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不甚相同,但大体上是遵循冯氏设立的框架所做的丰富和完善。(二)方成培《雷峰塔》:《白蛇传》故事的全面升华被冯梦龙改造过的白蛇故事很快便引起戏曲作家的注意。最早以此为题材进行创作的是明代戏曲家陈六龙,他与冯梦龙是同时代的人,剧名叫《雷峰记》,可惜今已不传,我们无法窥其原貌。第二位以白蛇题材进行剧本创作的人,是清代乾隆年间的黄图秘,剧名为《雷峰塔传奇》,共三十二折,其情节与冯梦龙的传奇小说完全一样,是现存的《雷峰塔传奇》的祖本。据说这出戏上演后,在当时社会上引起轰动,以致“盛行吴越,直达燕赵。”在这部戏里,《白蛇传》故事的主角第一次由许宣(仙)变成了白娘子。自此以后,《白蛇传》故事的主角便都是“白娘子”。20余年后,又有著名伶人陈嘉言父女结合长期的舞台实践,重新按舞台演出要求改编成新本《雷峰塔》,称为梨园旧本。从明崇祯末年到清乾隆中叶,《白蛇传》故事经过百年的流传和发展,又在酝酿着一次新的蜕变。蜕变的结果,是方成培《雷峰塔传奇》的产生。乾隆三十六年,剧作家方成培在前人的基础上,增加了《端阳》、《求草》、《水斗》、《断桥》、《祭塔》等关目,改写成了三十四折的《雷峰塔传奇》(以下简称方氏《雷峰塔》),这是诸种本子中最完整、最优秀的《雷峰塔》剧作,无论是在思想内容,还是艺术成就等方面,都达到了新的水平。方氏《雷峰塔》一直是戏曲舞台上常演不衰的剧目,有清代版本流传至今。方氏《雷峰塔》对冯氏的白蛇故事作了许多丰富和修改,主题思想由冯氏的“警世”观升华到对反封建爱情的歌颂和肯定。白蛇的形象也褪尽了妖性,完全变成了“人”,得到了人们普遍的爱怜和同情。方氏《雷峰塔》中还第一次出现了白娘子怀孕的情节(《断桥》)。白娘子形象至于《雷峰塔》而出现空前完美的进步,首先就是这一点,这也正是剧作家方成培的艺术构思中的一大成就。因为“白蛇孕子”这一事实不仅一般地说明了她和许宣爱情的成熟,更说明这个“异类蛇妖”不仅没有任何害人之意,竟然能够孕育人的后代。这一事实实质上是抹掉了白娘子的“蛇”性而把她完全塑造成一个凡世的人,一个能生儿育女、能做贤妻良母的女人。方氏《雷峰塔》中的许宣,虽然延续了冯氏故事中的“负心汉”的形象,但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冯氏小说中,许宣虽有些“善”的表现,但更多的贪色轻信、软弱多疑、薄幸寡情、自私自利,最后还成为镇压白娘子的帮凶(他亲手用金钵罩住了白娘子;出家后,又通过化缘,将法海用来镇压白娘子的宝塔加固成七层。方氏《雷峰塔》将此改为:许宣引法海归家收服白娘子,他自己因感白娘子之情深,今朝被收,十分伤心,遂出家为僧。许宣既不曾亲手覆钵,亦不曾化缘砌塔。许宣在方氏《雷峰塔》中虽然仍然是“负心汉”,但方成培的这一改动,实际上为许宣向“有情郎”转变打下了基础。),很难让人有好感,更别说同情他了。而方氏《雷峰塔》中的许宣,既有善良的一面,也有自私自利的一面。他也渴望真情,但又软弱、轻信、多疑,经常在理性与感情之间摇摆,正是他的这种两面性,才使他客观上成了镇压白娘子的帮凶,毁灭了白素贞,也毁灭了自己的希望和幸福。许宣是一个典型的小市民的形象,忠厚老实,让人可怜;软弱轻信,让人气愤。可以说,方氏《雷峰塔》中的许宣,是仅次于白娘子的一个重要的悲剧人物。这个形象,继《卖油郎独占花魁》中的“卖油郎”之后,再次突破古典戏曲中千百次出现的“才子佳人”的老套,加强了方氏《雷峰塔》悲剧冲突的时代特色。方氏《雷峰塔》中,还有一个改变,那就是青儿(小青)由“青鱼”变成了“青蛇”,并为多数人所接受。这表明了小青在整个《白蛇传》故事中的重要性的上升。青儿(小青)这个形象,同《西厢记》中的红娘一样,在戏剧史上,一直为读者和观众所喜爱。方氏《雷峰塔》中的青儿(小青)外表泼辣、刚强,而其内心则十分善良。她与人为善、顾全大局、忠心耿耿、嫉恶如仇,又有成人之美的良好用心,在她的身上更多地体现了侠义气质和战斗精神。可以说,方氏《雷峰塔》中,如果删去了青儿的话,整个剧作将大大失色。尽管有种种缺陷,方氏《雷峰塔》依然是我国戏曲史上的优秀作品,是《白蛇传》故事发展过程中一个不可替代的阶段。(三)田汉《白蛇传》:从“负心汉”到“有情郎”——许宣(仙)形象的转变方氏《雷峰塔》问世后,立即成为戏剧舞台的热门剧目,当时昆曲的许多剧团即争相排演。这一方面得益于它曾经送呈御览,在乾隆皇帝下江南的时候演出过,更重要的是它较高的艺术成就和活色生香人物形象。由于该剧在舞台上频繁演出,从而加速了《白蛇传》故事的传播,使它很快成为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故事。方氏《雷峰塔》不仅在昆曲舞台上常演不衰,而且在新发展起来的京剧和其他地方剧种舞台上也竞相演出。进入近现代,白蛇故事剧目依然是众多剧种的保留剧目和热门题材。新时代下,旧《白蛇传》中的某些内容已经落后于时代的发展,客观上酝酿了又一次革新,其结果便是田汉《白蛇传》的产生。1947年,田汉曾就《游湖借伞》、《盗库银》、《盗仙草》、《金山寺》、《断桥》、《合钵》等情节加以改编,易名《金钵记》。1953年又删去《盗库银》,结尾增加小青击败塔神、救出白素贞,正式更名为《白蛇传》。田氏《白蛇传》与方氏《雷峰塔》的故事情节基本相符,但比方本更加简炼、干净和口语化,而且是按现代舞台结构要求安排情节的。我们现在所熟知的“白娘子名叫白素贞”就来源于该剧。田氏《白蛇传》与以前版本最大的不同,就在许仙形象的塑造上。过去的许宣虽然也有一些善良的品性,但在爱情上,他是个负心汉、薄情郎,是镇压白娘子的帮凶。如方氏《雷峰塔》中,作者在文中多处谴责了许宣的负心薄幸。《祭塔》一折,更是让这种谴责从白娘子的口中直接说出来。而田氏笔下的许仙,是位有情有意的丈夫。当法海两次告诉他白素贞是千年蛇妖,必将害他性命时,他两次为白氏百般辩护。虽然他也曾动摇过:先是听法海之言,用雄黄酒试探白素贞,并因此而吓死过去。后来又一度听信法海谗言而随其上金山寺,并由此而引发了“水漫金山”。但当他得知白素贞为他历尽千辛万苦之后,便十分内疚,深感白氏之情深。白素贞对他讲明前因后果,坦白了自己的蛇妖身份时,他毅然发出了“你纵然是蛇仙我心不变”的心声,承诺“许仙永不负婵娟。”并说到做到。第十五场《合钵》中,他忍辱向法海下跪,求法海放过白素贞,被白氏拦下后又自我埋怨,“悔不该错把金山上,轻信法海惹祸殃。”当法海收了白素贞,还假作慈悲地对他说“你若不把金山上,早被妖魔吃下肚肠”时,他更是愤怒地斥责法海:“吃人的是法海,不是妻房!”,表达了他对统治者专横霸道、拆散恩爱夫妻的无限愤懑,也表明了他同封建卫道者的彻底决裂,从而完成了由“负心汉”向“有情郎”的转变。这样一改,一是扭转了舞台上许宣“负心汉”的形象,令人对许仙有了好感,从而使人们更加同情他和白娘子的不幸遭遇;二是从根本上说明了许白二人婚姻的合理,也更衬托出白素贞的善良、可爱;三是使人们更加痛恨法海无故拆散恩爱夫妻,有力地揭露了封建统治者的代表——法海“高僧”面目下掩藏的残暴本性,更加有力地鞭挞了封建制度对真爱的摧残,控诉了封建专制制度的不合理。田氏《白蛇传》影响较大,20世纪80年代上海京剧院二团曾对这个本子删节演出过,还由上影一拍了戏曲电影片,放映后票房极高,仅次于越剧电影《红楼梦》,超过所有故事片的票房。尽管《白蛇传》故事在发展和定型的过程中,主题思想不尽相同,矛盾的最终解决方式也不一样,但对白娘子和法海冲突的根源的解释,基本上是一样的。归纳起来有以下两点:一是白娘子本属蛇类,却要化身为人,享受人间情爱,这种力图打破佛教世界“佛—人—动物”的秩序的“叛逆”行为,自然为佛教伦理所不容(“蛇”与“佛”的冲突);二是白娘子与许仙追求自由的爱情,这又为封建纲常伦理所不容(“人”与“非人”的冲突),而佛教伦理和封建纲常在很大程度上又是不谋而合的(两种冲突合而为一)。这种冲突,实际上是追求自由爱情以及建立在自由爱情基础上婚姻的进步思想同封建统治者压迫人性的伦理纲常的冲突,是根本观念上的冲突,这种冲突是不可调和的。如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执意要收白娘子的是本该超然物外的得道高僧法海,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法海收白娘子会如此不遗余力,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三、影视《白蛇传》:以《新白娘子传奇》(赵雅芝、叶童主演)与《白蛇传》(刘涛、潘粤明主演)为例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影视技术在日益改变着人们的生活。电影电视剧宽泛的拍摄题材、生动的表达形式,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视野。《白蛇传》故事更是一个热门的题材,被港台、内地拍成了很多电影电视剧。从1962年到1992年,《白蛇传》故事五次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1962年邵氏出品的电影《白蛇传》,可能是影视剧中最早的版本。此剧由岳枫执导,林黛主演。1978年林青霞版电影《真白蛇传》,这是林青霞的早期电影,不算有名,也不是很成功,但扮相很美。1982年林青霞版电影《新白蛇传》,讲述的是雷锋塔倒掉后的事情,此剧中已经没有许仙。1982年汪明荃版舞台剧《白蛇传》,这是由罗文独资监制的香港首部粤语歌舞台剧,罗文饰许仙。1990年陈美琪版电视剧《奇幻人世间》,陈美琪饰白蛇,吴岱融饰许仙,邵美琪饰青蛇。这个故事改编了很多情节,纯粹讲求娱乐性。1993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这一年,五十集电视连续剧《新白娘子传奇》面世,此剧由夏祖辉执导,贡敏编剧,赵雅芝(饰白素贞)、叶童(饰许仙)、陈美琪(饰小青)等主演。这一版的电视剧,堪称经典,刚刚上映即风行一时,引起极大的震动。十多年来,《新白娘子传奇》被重播了无数次,观众百看不厌。可以说,《新白娘子传奇》是迄今为止成就最高的影视版《白蛇传》。《新白娘子传奇》与它以前和以后至今的其它版本的影视《白蛇传》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它的“集大成”。《新白娘子传奇》的剧情,是在综合多个版本的《白蛇传》故事的基础上构造而成的。主要情节来源于清代小说《雷峰塔奇传》、长篇弹词《义妖传》(由于《义妖传》失传,我们只能从《前后白蛇传》中略窥一二。关于《雷峰塔奇传》、《义妖传》、《前后白蛇传》,下文还会述及,故此处只提及名称。)、方成培《雷峰塔传奇》和田汉《白蛇传》,后半部分有关胡媚娘的故事则改编自《白蛇后传》。编剧和导演根据具体的情况,作了不同程度的删减取舍,如有关小青的故事情节,舍弃了旧本中青白二蛇同侍一夫的安排(这是一大进步。),另外设置了张玉堂与小青的恋情。因而全剧虽博采众家,但剧情自然流畅,毫无生涩、杂乱之弊。剧中主要人物如白素贞、许仙、小青的形象,也是采众本而成的。白素贞的形象,是在方成培《雷峰塔》中白云仙姑的形象的基础上,兼采田汉《白蛇传》的某些优点而形成的。许仙的形象则直接来源于田汉《白蛇传》。小青的形象,则延续了自方成培《雷峰塔》以来的小青的形象,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全剧第一大“反派”法海的形象,来源于田汉《白蛇传》,并有了丰富和发展(如法海为了制造收白素贞的理由,故意逼白水漫金山等等),遗憾的是,在全剧结束的时候,由于采取了方氏《雷峰塔》的结局,编剧和导演又强行使这一角色的形象回归到旧本(此处指田汉以前的版本)《白蛇传》中法海的形象上了。剧中主要人物的名字,均参照田汉《白蛇传》。可以说,《新白娘子传奇》是对几千年来流传的《白蛇传》故事的一个总结,这是《新白娘子传奇》之所以如此大受欢迎的一个原因。这一总结,顺应了时代发展的要求,满足了大众对《白蛇传》故事发展的期望,尽管这种总结在有些方面并不是很恰当。《新白娘子传奇》之所以成功,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此剧之前拍摄的几部电影或电视剧版的《白蛇传》故事,其成功或失败的经历,给《新白娘子传奇》的拍摄提供了可供参照的宝贵经验;二是《新白娘子传奇》的编剧尊重历史,基本上保留了《白蛇传》故事的原貌,同时又吸收了几个版本的精华,因而更显得丰富多彩、博大精深;三是多种多样的表现形式。在高潮部分穿插“唱”的场面,弥补了单纯动作表演带来的不足,因为有些时候,特别是感情比较激越的时候,“唱”往往比“说”更能表达这种情感。四是演员的演技比较到位,剧中主角(白素贞、许仙、小青)、配角(法海、许姣容、李公甫等)的表演均比较出色,因而无论是白素贞、许仙、小青,还是法海、李公甫、戚宝山等人,形象都比较鲜活,让人们记忆犹新。《新白娘子传奇》也有自己的固有缺点。比如,将原本白素贞和许仙的真诚相爱,改为白蛇为报牧童救命之恩,故而委身于许仙(牧童的转世),这种因果报应的思想,分明是一种落后的于时代的观念,也降低了《白蛇传》故事原有的反抗封建制度、追求自由爱情的社会历史意义。另外,《新白娘子传奇》的结尾采用的方成培《雷峰塔》的结尾,其缺点同方氏《雷峰塔》是一样的,上文已经论及,此处不再赘述。全剧还保留一些宿命论的思想,人物形象也有些前后不一致的地方。瑕不掩瑜,《新白娘子传奇》的这些缺点,决掩盖不了它的艺术成就,人们对它的喜爱就是最好的明证。而且,这些缺点也为我们以后改编《白蛇传》故事留下了发展和超越的空间。《新白娘子传奇》之后,又陆续有几部有关白蛇的电视剧问世。如1995年刘秋莲版电视剧《白蛇后传之人间有爱》(这是新加坡拍的白蛇传续集,主要讲半蛇半人的许士林的故事)、2001年台湾杨佩佩工作室有限公司出品的《青蛇与白蛇》(赖义璋执导,李铭顺、范文芳、张玉晔、焦恩俊主演)。这两部《白蛇传》的影响不大。2006年,又是一个比较热闹的年份。央视年度大戏《白蛇传》于5月1日在中央八套黄金时间播出(刘涛、潘粤明、陈紫函、刘小峰主演)。新版《白蛇传》同《新白娘子传奇》相比,改动比较大,除了基本情节还保持之外,支撑情节可以说都被重新设计了一遍,增加了许多感情戏,还增加了“三角恋”。这一版的《白蛇传》争议比较大,有人赞成,有人反对,两派几乎势均力敌。个人以为,新版《白蛇传》从整体上讲是不成功的,不过,也有不少可圈可点的地方。比如说,新版《白蛇传》就果断舍弃了旧版(指《新白娘子传奇》)中“报恩相许”的情节,改为二人因互相倾慕而相爱。再如,新版《白蛇传》的结局的设置,抛弃了旧版大团圆的结局,采用了悲剧式的结局:白素贞被压于雷峰塔下,许仙出家。这样的设置,加强了《白蛇传》的悲剧意义。这些,都是新版胜过旧版的地方。新版《白蛇传》的失败,一方面在于编剧和导演过分强调了自己所谓的“感情”,以现代人的爱情观念去塑造古人,很难让人产生共鸣。如,为了证明许仙和白娘子感情的稳固,故意在剧中增加了“第三者”——捕蛇女连翘,全剧因此而横生波折;更离谱的是,居然让出家人法海也爱上了白素贞,而法海是因为嫉妒许仙才执意要收白娘子,小青也爱上了法海,整个故事一味纠缠在离谱的感情纠葛上,忽略了感情之外的其它成分。另一方面在于它忽视了《白蛇传》故事产生的基础和历史意义。新版《白蛇传》的编剧冯媛说:“法海为什么要破坏白素贞与许仙的爱情,原来只说是为了降妖伏魔,特别牵强,所以《白蛇传》里就给了法海一个理由:嫉妒———他爱上了白素贞。”“法海破坏白素贞与许仙的爱情是为了降妖伏魔,特别牵强”!编剧对《白蛇传》千年流传的历史意义的认识竟然这么浅薄!这恰恰说明了他们忽视了《白蛇传》故事产生、流传、发展的历史过程,一味追求与众不同,结果改编得不伦不类,令人大跌眼镜。新版《白蛇传》的失败,值得深思。随着时代的发展,《白蛇传》故事自然还会有新的改编形式。怎么改,并没有固定的模式,但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要尊重历史,不能为了体现所谓的“现代感”,将现代人的观念强加给古人;二是正视《白蛇传》故事的社会历史意义,切忌割断历史,随心所欲地胡编滥造。四、《白蛇传》故事系《白蛇传》故事同其它三大民间传说不同。其它三大民间传说,在流传过程中,人物形象、故事内容、模式都比较固定,没有什么大的改变,《白蛇传》不同。《白蛇传》的故事内容、人物形象、主题随着时代的发展一直在不断地发展,并由此而产生了枝繁叶茂的“《白蛇传》故事系”。除了上文提到的那些外,《白蛇传》在流传的过程中还有其它的作品。清康熙年间古吴墨浪子的《雷峰怪迹》(载《西湖佳话》)和嘉庆十一年(公元1806年)刊出的《雷峰塔奇传》(玉花堂主人校订,又名《白蛇精记雷峰塔》、《雷峰梦史》、《雷峰塔全传》、《义妖全传》、《白娘子出世》,计五卷十三回)也是《白蛇传》的小说形式。这两部小说,对冯氏版本作了一些丰富和发展,文笔也更加凝练。白蛇的妖气进一步冲淡,人情味大大增强。嘉庆十四年(公元1809年),刊出的陈遇乾等著的长篇弹词《义妖传》,共四卷五十三回,又有《续集》二卷十六回,可惜今已不传。《义妖传》也是《白蛇传》故事流传过程中一部比较重要的作品,它的出现,使《白蛇传》故事又有了新的传播形式,进一步扩大了《白蛇传》故事的传播范围,加深了《白蛇传》故事的影响。民国初年,又有一位托名“梦花馆主”的文人根据《义妖传》等五个本子(以《义妖传》残书为主),写成了《白蛇前传》和《白蛇后传》,合称《寓言讽世说部前后白蛇传》。其中《前传》四十八回(叙白娘子、许仙、小青事),《后传》十六回(叙许梦蛟、许梦龙事)。作者在传说基础上添枝加蔓、横生枝叶,从而增添了内容的厚度和情节的趣味,使作品的可读性有所增强。著名的通俗文学大师张恨水也改写过《白蛇传》,只是水平一般,谈不上有什么出彩的地方。1970年,台湾“云门舞集”将《白蛇传》故事改编为现代舞。20世纪80年代初,无锡县锡剧团创作了《青蛇传》,在苏南、上海演出后颇受欢迎。1992年,江苏省京剧团又以锡剧底本为据,改编演出了京剧《青蛇传》,并于随后在上海舞台上亮相,颇引起震动。其情节为白素贞被镇于塔下,许仙也被强拉至金山寺为僧,小青将白蛇子梦蛟托付老艄翁,自己上昆仑山修炼。十六年后,小青下山报仇,但梦蛟为法海所惑,用法海的毒扇差点致小青于死命,小青再回昆仑山炼驱邪神珠,但她为吐珠毁塔,自己将恢复蛇形永难成人,小青甘愿牺牲自己,和血吐珠,毁塔救白,使他们全家团聚,自己则悄然离去,重变蛇形。四川绵阳市川剧团曾创作、演出《白蛇后传》。该剧的故事情节场次为“临难托子”、“青姑救子”、“金山寻父”、“塔底思亲”、“状元拜客”、“鏖战诸神”、“火烘法海”、“天长地久”。白娘子以磨难始,以夫妇母子团圆终结,反映了人们对白娘子的同情和美好生活的赞美,歌颂了正义战胜邪恶。此剧在福州举行的中国第三届戏剧节上演出后轰动一时,并荣获剧本演出奖、优秀主演奖。李碧华的《青蛇》完全以现代的观念讲述了传奇的故事,青蛇、白蛇与许仙,出现了另一种二女一男的局面。突破本事,李碧华重新诠释了“青蛇”——不再是古代仕女式的传统性格,而是具有了敢爱敢恨、有情有义的现代女性品质。1993年,由李碧华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青蛇》上映,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该片由徐克执导,徐克、李碧华编剧,张曼玉、吴兴国、赵文卓、王祖贤主演。此外,电视剧《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中,穿插了一段白蛇与青蛇的故事:白娘子与小青为了寻找许仙,躲避法海的追踪,来到了现代,不想法海也跟随而至。况天佑、马晓玲等人合力击败法海,迫使他放弃收服白娘子和小青。剧中提到,白娘子等了许仙八百年。以上这些不同形式的艺术作品,成就或高或低,影响或大或小。但都是《白蛇传》故事流传过程中的一种形式。《白蛇传》故事已经流传了千年,相信它还将继续流传下去,并会随着时代的发展,呈现出更加精彩的内容。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内容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江西电影网